伞下雨中

圈名:韩随安//码字的,偶尔出个cos//奇怪cp专业户//主混全职/vc/宝石之国/原耽/百合

【双玄】定风波(四)

*我居然在催稿下如此高产。证明自己还活着。今天是小甜饼!

*假如15°没有搞事,双玄没有被换命

*私设一堆,有ooc

*非完美结局型he。

 

贺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白话真仙不就是进阶版的白话仙人么,是邪物就自然有解决的办法。我学艺不精,哪天回上天庭帮你去灵文殿查查,那么多古籍总该有一本写过吧。”

师青玄努力挤出了个笑容,示意他不要再问:“明兄对我可真是照顾。不过不必麻烦了,万事总有个因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吧。”

可惜风师大人是个不会看人眼色行事的,仍然自顾自地说:“你在人间就没有个亲人吗,混得比我当年还惨。”

师青玄敏锐地听出了一点话外之意,又不是很确定,只好接道:“有个哥哥。不过我不想找他。”

“你和他关系不好?”贺玄疑惑道。

师青玄摇了摇头,笑了笑:“不啊,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不想麻烦他。”

“……你和你哥可真是人才。那你叫我一声明兄,我是不是该好好弥补一下兄弟情?”贺玄随口道。虽然好像说出了土味情话的感觉。

师青玄被这句莫名的话戳中了笑点,连叫了好几声明兄,最后明显是忍不住了,笑得越发猖狂:“……哈哈哈哈明兄你不要逗我笑好吗。”

“怎么,民间的兄弟情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师青玄笑够了,往床上一躺:“我说,以后如果你撞上我哥,你这么说话会被他用金叶子砸死的。”

“怎么,你哥有钱?那这画风和我们上天庭水师大人挺像的嘛。师无渡每次和我讲话不超过一句,如果我回话就肯定给所有人散功德试图把我的话淹没。”贺玄随口说。

“你和水师很熟?”师青玄尝试八卦。

“哪有。他每次看到我都一脸苦大仇深,估计我们天生八字不合。不过那家伙听说是个死弟控?好像人间还留着个弟弟,不过好像和他断了联系,每次去灵文殿都让灵文派人出来找,不知道为此散了多少功德。啧,有那闲钱分我点不好吗。”

不过貌似正牌明仪那蠢货倒是和他挺熟的。不行,哪天得拽着明仪过来和师青玄见一面,省得穿帮。

贺玄想的是一码,师青玄想得又是一码,于是他试探地问:“那水师大人最后找到他了吗?”

明知故问。师青玄简直想打自己一巴掌。

“估计没有,不然他早就在上天庭上空撒功德当感谢费了。不过我走的时候看见他又去灵文殿了,估计是有消息了。”贺玄想了想,说。

“那灵文殿效率很低下嘛,这么多年了才摸了个边。”师青玄只是笑。

“听水横天的意思是他弟身上有什么咒,能屏蔽灵文殿?我就觉得邪了门了,要是真有咒能屏蔽上天庭,请务必转移到我身上一份,看见他们我脑仁疼。”贺玄没好气地说。

要是明仪同志在的话估计又要尖叫了。我天风师大人不是永远板着脸装出高冷三无属性的吗!啊居然带着小脾气说了这么多话!这个贺玄一定是被夺舍了!

当然在场的二人并不知情。

贺玄只是没来由地回家发发牢骚,师青玄也只是带着点小私心聊聊八卦。就是这样。

是家的感觉了。

 

南方的初秋,天气依然闷热。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在小屋待了半月。贺玄难得没有到处乱跑出任务管闲事,师青玄也没有继续往深挖,两人之间暂且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你最近别乱跑了,伤还没养好呢。”傍晚,师青玄照例不知跑到哪儿去浪荡回来了,贺玄把饭端上桌,冷哼一声。

“感谢地师大人包养。”师青玄一脸乖巧,虽然贺玄深知这家伙对这种话绝对又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啥也没听进去。

贺玄递过来碗汤,一脸嫌弃。

南方水边多潮湿,师青玄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天生娇气难养还是这段时间被宠上天了,表示在屋里睡太闷,害得堂堂上天庭五师风师玄大人蹲在门口编了个藤椅让青玄娘娘上去睡,贺玄表示也很绝望啊。

“哎你说,这大好的晚上,你们神仙在天庭上都干什么呢。”师青玄兴致盎然地问。

干什么也比听你废话好。贺玄想。

听神武大帝训话?三毒瘤在那儿互吹?听明仪絮叨?

好像都不是。

“……干什么都好,也没有听你说话有趣。”

白活了二十来年。他想。

师青玄轻轻地笑了。贺玄有一搭没一搭地拿扇子给他扇风。历代风师视若珍宝的风师扇被他拿来给一个凡人扇风,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好像还乐在其中。

“明兄不适合用扇子。”过了一会儿,师青玄没头没尾地说。

贺玄眼皮一跳,装作不在意地说:“我又不用扇子。听人说风水双师一把风师扇一把水师扇,就堪称风华绝代,可谓绝世神器。”

“明兄适合什么呢,我想想啊,刀剑太土了……明兄本就是个如刀剑出鞘般凛冽的人,气质还要搭边的话……那好像只有长鞭了。”师青玄很认真地想了想。

这话说得可是很到位了。

可惜贺玄是个不解风情的人:“……我们地师是用铲子的,谢谢。”

“……”

这话没法唠了。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伞下雨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