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雨中

圈名:韩随安//码字的,偶尔出个cos//奇怪cp专业户//主混全职/vc/宝石之国/原耽/百合

【肖戴】小甜饼(1-3)

*一个段子汇总,上下文无关联。有原著向有各种paro

*主体思想是甜甜甜

*顺便证明自己还活着

*连载

 

【1】

这是戴妍琦自加入雷霆以来第四次半夜码字翻车。

雷霆战队虽不是什么豪门劲旅,但也有着一套适合自己的运营规则。其中有一条便是在队员守则上特意加粗加重的“队员应遵循作息时间,不得熬夜,违者视情节严重程度予以惩罚。”

本来肖时钦觉得这样简单的要求应该不至于有人看不懂吧,谁知,现实让他大跌眼镜。

俗话说事不过三,肖时钦这次是真生气了,发誓要教育一下不守规矩的队员们。

于是第二天,训练室内,所有无辜队员们集体扮演了一次吃瓜群众,围观了雷霆历史上最丧心病狂的一场撕(gou)逼(liang)。

肖时钦一脸和蔼的微笑:“小戴啊,昨天怎么又熬夜了?”

戴妍琦美滋滋:“想吃队长做的宵夜了!”

这种话居然有勇气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围观群众代表方学才选择捂脸。

果然,肖队的笑容逐渐凝固:“……我现在想把你做成竹签烤肉。”

戴妍琦哭唧唧:“嘤嘤嘤队长你不爱我了!”

肖时钦冷漠地说:“不守队规,谈什么队友爱。”

戴妍琦也有些生气了:“哼,队长我咒你单身一辈子!去展子的时候放眼望去全是all肖本!”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哼唧!队长这辈子都别想当攻!并且所有对你好的攻最后都和你喜欢的妹子跑了!”

肖时钦泪流满面,放弃人生和希望。

全联盟四大战术心脏之一终于被反套路了,众人拍手称快。

从此雷霆战队又多了一条队规,并且被肖队手动加了行重点号:定期对队员电脑进行扫黄打非,还大雷霆一个清静。

【2】

戴妍琦来到雷霆青训营是在第六赛季夏休。

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是花朵含苞待放的时节,娇嫩而精致,光彩照人。雷霆战队一干大老爷们当即拍板说,咱雷霆战队虽然训练室四壁漏风,但绝不能苦了漂亮妹子,不然姑娘跑了沦落成像蓝雨那样的和尚庙就只能抱团哭了。

于是在全队的同仇敌忾下,青训营有了空调,电脑配置换了遍新的,连食堂都给足了面子多了几道肉菜。

作为队长,肖时钦充分发挥了表率作用,改掉了夜宵吃泡面的陋习,每晚殷勤地拿工资订外卖往姑娘门口送。

日子久了,肖时钦也摸清了姑娘的饮食喜好。比如,如果订的是珍珠奶茶或是各种小点心,第二天戴妍琦就会在门上贴个粉红色的心形便利贴,写上大意为“感谢解放区父老乡亲”之类的标语。

宛如全村人的希望。

小女生嘛,大抵是喜欢甜食的。

戴妍琦也着实很争气,在一轮轮的淘汰下留了下来,正式成为了雷霆战队的一员。

当天晚上全队大老爷们为戴妍琦接风,包了W市最好的饭馆。

菜单到手,戴妍琦兴致勃勃地翻了两页,末了开口:“我要吃热干面!”

众人:“WTF?”

不是说好了吃大餐的吗?!!

只有肖队扶了扶眼镜,果断点头:“好,就吃热干面,多加芝麻酱。”

“队长你心好脏啊!”众人捂胸口。

这哪里是小公主啊?这是专门搞他们的小魔女吧!

方学才无奈:“队长啊,你就宠小戴吧。你这么做良心不会痛吗?”

“对啊对啊,你这么做会失去我们的!”众人七嘴八舌。

沉迷甜食的二人惺惺相惜。

【3】

肖时钦捡到了只蛇精病妖精,在一个倒霉的下午。

彼时他正在厨房里做午饭,在纠结是吃红烧肉还是烤肉。然后一道雷劈了下来,残破的小木屋被一分为二,宣告了它的寿终正寝。被劈成烤肉的肖队从废墟里挣扎出来,欲哭无泪。

紧接着一只长着翅膀的小妖精冒冒失失地飞了出来,手中的法杖上还冒着烟:“啊啊啊对不起我没想到这儿还有人住——没伤到你吧?”

肖时钦拍了拍身上的灰,扶正眼镜:“没事,我还活着。”

小妖精转了转水汪汪的大眼睛,又委屈又愧疚:“抱歉了哈,这还是我第一次练习雷属性魔法呢,结果搞了个大乌龙。”

细细打量,忽视那双扑翎翎的翅膀和尖尖的精灵耳,倒也是个蛮可爱的姑娘。五官还未长开,奶里奶气的一团,乌黑的长发扎成俏皮的双马尾,少了份妖精的妩媚,多了份属于人类的自然纯净。

不过这魔法技术着实烂的可以。于是他一脸黑线地问:“你多大了?”

小妖精抬起头,眼角有些泛红:“十六。”

肖时钦恍然。十六岁放在人类中,算是妙龄少女;而放在妖精国度,不过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

最后妖精想了个补救措施,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是想去森林那端吧?我带你去,不会让哥哥姐姐们欺负你的!”

肖时钦心道我就住这儿啊。但鬼使神差地,看着小姑娘的大眼睛,他答应了。

小妖精一路上念叨着:“阿爹阿娘一直都说人类超危险的,但你好像和他们不太一样。我们这片林子和人类那边的什么雷霆战队挨得近,动不动就有讨厌的猎人来这边抢资源。尤其是他们那个戴眼镜的心脏队长,为了便于战术布置听说直接把房子搬到了森林,时不时放个机械道具出来骚扰我们,蛮讨厌的。”

肖队表示膝盖中了一箭。

于是他努力岔开话题,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小妖精回头,俏皮一笑:“我叫戴妍琦。”

一瞬间,天旋地转。

他愣住了,不由自主地,眼圈有些发红。

“……我可以叫你小戴吗?”

“好啊。”那妖精不知疲倦地笑着,明媚得宛如初夏的阳光。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伞下雨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