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雨中

圈名:韩随安//码字的,偶尔出个cos//奇怪cp专业户//主混全职/vc/宝石之国/原耽/百合

【鬼女红叶—传记向】红叶的羁绊

这篇大概是受到剧情治愈后还刷不过红叶一气之下写的。

顺便许愿红叶。

————————————

0

黑发如墨,肌如凝脂,深红的嫁衣如火.

这份热烈的爱意,永远只属于一个人,旁人无法染指.

1

夕阳下的神社,黑发少女正在一丝不苟地打扫着祭坛.

她没有家,寄居在神社的一隅,用微薄的收入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

一切的开始都很平静,她还是她,那个神社里最普通的小女孩,只因注意到了那个自己永远看不透的他.

那时的他,白发在柔和的阳光下闪着光芒,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似是注意到了她呆呆的目光,有些自来熟地打了个招呼.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男人问.

她怯怯地回应:"那个,我没有正式的名字."

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是,在神社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有人正式称呼过她,这实在是有些尴尬,也足以见得她是多么没有存在感了.

男人似是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哎,没有名字的话会比较难记的.你父母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么?"

她有些艰涩地舔了舔嘴唇.自己自幼被父母抛弃,难得想起这个问题,还真是有些迟钝呢.

"那个,或许,你可以叫我红叶?"她有些不自信地说.

她为这个普通的名字羞愧地低下了头,脸也红得有些发烫.第一次有人关注到自己,与自己交谈,长久的平庸让她有些自卑.

"红叶吗,是很好听的名字呢.看见这片枫林了吗,你一定会像深秋的枫叶那样绚烂的."她抬起头,有些惊愕地听到他这样说.

她有些诧异.她是在神社长大的,可以说,这个名字的由来只因她是在枫叶林被捡到的,从未想过会有这么美好的意象.

如果是丛别人口中说出,红叶绝对会认为他在开玩笑,但是,不知为何,这种话从他口中说出,却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

或许,自己,真的可以成为那个绚烂的自己呢?

"这一次,我们就算认识了.我是晴明,是阴阳师."男人还是阳光地笑着.

红叶也笑了.笑容有些羞涩,有些不自然地牵住了晴明的手:"接下来还请多多关照."

2

大概是因为身边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接下来的日子红叶过得很愉快,先是用晴明的关系在其他神社找了份更好的工作,又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在小镇安静处买了间房子,也自然而然地搬到了那里.

晴明也经常来看她,偶尔也会给她带些盘缠维持生计,但总是欲言又止地匆匆离去.

神社旁的枫叶绿了又红,转眼间,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枫叶红的时候,晴明又没有来.

曾经的小女孩早已长成妙龄少女,红叶很郁闷地在神社前跺了跺脚:"晴明先生又不来了吗?"

神社其他的姑娘轻笑:"小红叶每次在他来的时候都这么上心,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啊?"

红叶羞红了脸,但还是耐着性子反驳道:"怎么,我就是喜欢晴明,难道你是在嫉妒?"

其他姑娘笑着跑开了.红叶便也懒得计较,气鼓鼓地离开了.

这么长时间,红叶的确变了许多,由之前那个青涩的小姑娘变得活泼自信,但对晴明的感情却从未动摇过,尽管她知道,自己恐怕永远也触及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他.

"红叶?"远处似乎有人在叫她,声音很轻,却很耳熟.

"晴明先生!"红叶心中一喜,连忙将他引入屋内.

"晴明先生这次来有什么事吗?"待两人坐定,红叶连忙问.

晴明有些犹豫,但还是缓缓开口:"很抱歉,红叶,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恐怕不能来看你了."

"为什么?"红叶惊讶,但察觉到他凝重的表情,还是改口道,"没关系的,你不必道歉,倒是我,平白向你索取了这么多."

晴明摇了摇头,手中扇子一摇:"这次和往常不一样.最近天下不太平,阴阳两界的秩序岌岌可危,之前的结界全都需要修补,恐怕这次一去,就很难回来了.你也是,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小心一些,不要惹上什么祸端."

红叶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只好重重地点了点头.

晴明又交待了几句,本想起身离开,又回头看了眼红叶,担心她在神社工作时又被冷落,轻笑道:"红叶变漂亮了呢。"

红叶被他一叫,连忙抬头,正对上他海蓝色的眸子,藏有一丝笑意,却转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深邃如水的深蓝,深不见底又使人心中发寒.

晴明先生,还真是深藏不露呢,还是说,自己从未看透过他?

红叶心中一惊,又回头思考他的问题,脸颊有些泛红.

莫非,他喜欢上我了?

"……晴明先生,那个,我还……"她羞涩地开口.

晴明有些惊讶,转瞬就理解这姑娘会错意了,尴尬地咳了两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额,那个,总之自己好好与朋友相处,别闹太大别扭了。”

说罢,他便离开了,只留红叶呆呆地蹰在那里。

果然……是自己多情了么。

还是说,他是在变相地表达对自己的失望?

“这样的自己,还是无法回应晴明大人的期盼啊……”红叶轻轻叹了口气,一行清泪滑过脸颊。

临走前,晴明轻声说:“……红叶,忘掉我吧。”

红叶几乎惊叫起来:“不可以,红叶……最喜欢晴明大人了。”

“忘掉我,你才会更安全,”晴明严肃地说,不由分说地拉过她,在她胸前画了个繁琐的符咒。

“……我可以之后再次见到晴明大人吗?”红叶的声音有些带着哭腔。

晴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当然,有缘自会再见的,到时候你会想起关于我的一切。”

3

作为普通人,红叶自然无法理解阴界的作乱,不过对于最近世道的不太平,倒是深有体会。这几年的战乱,国家向百姓收了不少的税,将镇里很多无用的建筑进行了拆除,神社也在拆除的范围内,红叶于是面临着失业的困境。最终她索性卖掉了小镇的房子,跟随流民到其他地方谋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红叶的容貌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原本有些青涩的少女逐渐变得精致成熟,五官轮廓更加鲜明,本是中上之姿的容貌有了种倾国倾城的气韵。随着年龄的增长,身材也逐渐变得高挑丰满,几年的流民生活更使她多了一分沉稳的气质。

辗转多次,红叶最终还是来到京都定居,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这里也有一片很美的枫叶林。红叶日日以缝补衣服为生,日子虽然清贫,但也实在。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之前神社里的事倒是忘了个七七八八,但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旦回忆心里便如刀割般难受。

那个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红叶!红叶!”一听到窗外男子有些聒噪的叫喊,红叶很无奈地皱了皱眉头。

“酒吞,你又来干什么?难道你一天天都这么闲吗!”红叶很郁闷地开口道,有一种掀桌的冲动。

酒吞一感受到她有些生气,声音立刻放软了:“红叶,你看,你也不小了,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

红叶更加生气:“你一天天的果然很闲!就这么关心我的这点事吗!你前天管我借钱买酒昨天帮我送衣服送错地方了今天又来!还是去酒馆安心喝你的酒吧,赶紧从我身边消失!”

酒吞悻悻地走了,有些不甘。

看他离开,红叶也松了口气。

酒吞是她在流亡路上认识的,当时他在酒馆喝多了却没带钱,被酒馆小厮追着要钱,红叶恰好路过就帮他把钱垫上了,谁知从此他黏着自己不放,走到哪儿都跟着。红叶本以为拒绝了他一次就能安静一些,谁知他居然追到了京都,也算是用心良苦。

不过,身边如果少了一个吵吵嚷嚷的人,也真是寂寞呢。

红叶不由得再次认真思考了一下酒吞的问题,两颊不由得有些泛红。

自己的婚礼吗……酒吞那家伙也不是不懂浪漫的人啊。

红叶也明白酒吞对自己的感情,但自己的内心,却早已被另一个人所填满。

可是,那个人是谁?

如此撕心裂肺的爱意,为什么自己却不记得了呢?

4

红叶最近有些烦躁。大概是最近休息不好,每当站起时总有种轻飘飘的感觉,而当入夜时分,也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红叶一直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特别是如今自己的感觉不知为何更加敏锐,她感觉,京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危险。

酒吞最近也不太常来了,据说是因为家族那边出了大事,每次即使来了也是满面愁容,也不怎么理红叶,只是坐在那里不停地喝着酒。

红叶最后一次见到酒吞是在傍晚,夕阳如火,就像酒吞头发的颜色那样,仿佛一切都燃烧起来了。

他依旧有些颓废地坐在那里,半晌开口:“我要离开一阵子了。你应该猜到了,我不是人类,但恐怕妖族的感觉才更灵敏。这京都,恐怕要变天了。” 

“……我早就猜到了。你是想让我和你一起走吗?但恐怕,你要失望了。”红叶淡淡地说。                                                                  

 酒吞呆立半晌,有些无奈地开口:“红叶,你很聪明,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你若是不想离开也罢,反正那些魑魅魍魉也不会随意去找普通人麻烦,但是,记住,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去枫叶林,你应该也感受到了,那里瘴气很重。”

红叶点了点头。

酒吞本想摸摸她的头,却被她闪过,大手在空中僵住,最终还是缓缓收起。

他背着酒壶,有些蹒跚地离开了。

不知为何,酒吞离开后,红叶忽然觉得生活也变得无趣起来,大概一直听着一个男人在身边絮絮叨叨,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吧。

但心中的那份不安却在酒吞离开后逐渐加深,随着感知的愈渐敏锐,那份恶意所指的目标,也更加明显,浓郁的妖气如长矛般压抑的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而妖气传来的方向,却是那么熟悉,赫然是自己最常去的那片枫叶林。

红叶是个谨慎的人,特别是听过酒吞的劝告,她也猜到了恐怕枫叶林中真的出了情况。

但是,一想到那股强大妖气的目标竟是自己,她不由得也有些好奇。

只是去看看,不惊动对方的情况,或许也没事……?

这样想着,红叶偷偷地潜入了枫叶林深处。

而进了枫叶林,那一股强大的妖气忽然消失了,而一直平静的枫叶却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就仿佛是欢迎国王的臣子。与此同时,一种生命的气息也覆盖在了红叶身上,将她与自然的生机联系起来,红叶觉得自己仿佛能够操纵这片枫林一般。

通过之前与酒吞的交谈,聪明如她也猜到了这恐怕就是妖力觉醒的结果,心中不免有些责怪他为什么要禁止她来。

果然,自己出生于枫林中,还是与枫林建起了联系吗?

短暂的兴奋后,红叶忽然觉得身体如刀割般疼痛,连忙回过神来仔细感受体内的变化,并努力地将之前的那份生命力转入自己的体内。很快,她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和刚才还和平相处的生命力产生了强烈的排斥。与此同时,枫叶林的欢愉也变成了阴沉恐怖的压抑,仿佛要将红叶彻底撕碎才算甘心。

于是,她又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经过,方才明白枫叶林本想找到一个强大的拥有血脉的宿主,自己不听酒吞劝告毫无准备地贸然前往,枫叶林于是来考察她,却对她不满意而造成妖力反噬。

自己,该怎么办呢?红叶忽然有些慌了。

“邪灵退散,急急如玉——”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有些耳熟,但红叶也忘记她到底在哪儿听过了。

一道符咒的光芒闪起,红叶感觉身体一轻,瘫坐在地上。

一袭青衣的银发男子出现在她面前,关切地问了问她的情况,轻声说:“你太急了,本不用这么早来吸收妖力的,拥有枫叶血统的人即使是京都也不会有几个人,你还不如等到完全觉醒再来。”

红叶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她本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如此尴尬的一面。

“能否让我知道你的名字?”男人见她不说话,不由得有些好笑。他自是知道了她忘记了关于他的一切,但相逢即是缘分,总不能再次寒了她的心,就像二人第一次相遇那样,他开口问。

“红叶。”

“很美的名字呢,就像这片枫叶林那样绚烂。”

同样的对话,再一次相见,说出来却是不同的感受。

记忆的阀门打开,一幅幅画面如流水般袭来。

“忘掉我吧,有缘自会相见的。”他离开的时候如是说。

于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就这样被他亲手封印在她内心深处。

“……晴明大人,你回来看红叶了?”红叶有些艰涩地开口。

“嗯。我答应过你的。”虽然有些偶然,但晴明也不是那么绝情的人,自然顺水推舟地承认了。

“红叶,去安全的地方吧。我先走了,那边还有需要我处理的地方。”又聊了一会儿,他轻笑,起身离开。

红叶一惊。这样的分别,不知为何,是那样熟悉。就好像,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再次被生生割裂。这样的痛苦,比起之前的遗忘更加残酷,红叶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几乎是想也没想,她急切地开口道:“晴明大人,这一次,你又要抛下红叶吗?”

晴明一愣,下意识地脚步一停:“不,当枫叶又红的时候,我会来这片枫叶林找你。”

“一言为定?”红叶笑了。

“一言为定。”

5

红叶知道,自己恐怕挺不到明年的秋天了。

她的身体本来就弱,虽然觉醒了妖力,但不完全,又刚刚在枫叶林遭到了那样的重创,身体率先有些支撑不住了。

更麻烦的是,其他妖怪虽然感受到了附近有刚刚觉醒的弱小妖怪,但毕竟难以定位,而在枫叶林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估计自己早就被传得满城风雨,指不定有多少妖怪打算杀掉她提升修为。

红叶方才觉得之前酒吞的劝告是多么有用,但事已至此,她只好谨慎防范了。

但是,天算地算,她也没有想到一出门自己就会被群起而攻之,而现在觉醒的力量显然是不够自保,甚至逃命都成为了一件难事。

感受到身后贪婪的呼吸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腐朽的味道也随之转来,红叶终是克服了恐惧,向枫叶林跑去。

虽然那里对自己也是抱有敌意,但至少能留个全尸,她可不想被撕碎吃掉。

而这一次,枫叶林却摆出冷漠的态度,对于红叶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所以身后的小妖们也是长驱直入。

“肚子饿了呢……”

“杀掉她,应该能涨很多修为吧……”

“也不忘我们跟随了这么久……呵呵呵”

听着窸窸窣窣的碎语声,红叶的心如临冰窖。

这时,身后却传来了人类的脚步声。看到她,那人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红叶?”

“……晴明大人,救救我。”红叶有些狼狈地低声求救。

真是的,自己真是没用,这样丑陋的场景又被晴明大人看到了呢。

似是有些畏惧晴明身上的气息,小妖们一愣,忽然四散奔逃。

“……红叶?没事了。”

红叶却有些惊诧:“晴明大人……?不对,晴明大人不该是这样的,况且……”

黑晴明轻笑,一模一样的表情,使红叶感到了几分熟悉:“人总是会变的,就像红叶,长大后还是变漂亮了嘛。你不是说过喜欢我吗,怎么这么快就转变了。”

“晴明大人……你以前,从来不说我这些的……”红叶俏脸一红。自己的情感被人当面点破,虽然有些尴尬,但红叶忽然有些开心。

这么多年,他终于愿意……正视我一眼了么。

“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的身体正在腐朽,想必是被反噬了吧。如果变丑了,就不是我喜欢的红叶了呢。”

“……晴明大人?”红叶一喜,猜到了他想必是有办法的。

黑晴明手中折扇一摇,脸上一抹冷笑一闪而过。

一道黑色的裂缝就这样出现在二人的面前,里面正是刚才追逐红叶的妖怪,看样子他们也对目前发生的事情很惊讶。

“吃掉他们,一个不留。吃掉他们,你就能变漂亮了,才会是那个能够配上我的红叶。我猜,你这么聪明,应该是会作出正确的选择的。”黑晴明命令道。

说罢,他的身形没入裂缝中,就这样消失了。

红叶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将妖怪身上的腐肉一块一块地撕下,塞入自己口中。

腐朽的气息,使她的胃部一阵痉挛,但她还是鼓起勇气咽了下去,嘴角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自己丑陋的样子,又被晴明大人看见了呢……没关系,只要一直这样下去,我就可以变漂亮了,到时候,晴明大人,请一定要好好回报红叶的期待呢——”

6

“红叶,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不要到枫叶林里来了吗!”一声愤怒的吼声从她身后传来,正是多日未见的酒吞。

红叶脸上痴笑不止:“酒吞,刚才晴明大人来过了,他说,这样我就能变漂亮了,他也会喜欢上我。”

酒吞脸上的表情从愤怒转变为颓然,瘫坐在地:“……红叶,你不该听他的话的。这样下去,你真的会堕落为女鬼的。他这是在害你。”

红叶生气地踢翻了他的酒瓶:“醉醺醺的家伙!不许你随便说我家晴明大人的坏话!他那是在救我,而且他答应会再回来的。”

酒吞冷哼一声:“如果他敢再来,本大爷保证不打断他的腿。”

红叶一扭头,赌气般地跑到了枫叶林深处。只留下酒吞一个人在那里孤单地喝着酒,若有所思。

7

酒吞没想过茨木会这么快找到这里,更没想过晴明一行会与他同来。

红叶知道这个消息后自然很开心,好好地梳洗打扮了一番,还特意为自己缝制了一件新衣服。枫叶林似是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沙拉拉地奏出美妙的音符,整个枫叶林都弥漫着一种喜悦的气氛。

“请问,红叶在吗?”青衣银发的阴阳师向红叶的随从打听着路,而队伍后面的茨木看到了酒吞,惊喜地扑了过来;“酒吞,我的朋友,近来可好。”

酒吞忽视掉他侧身躲开,然后不满地瞪了一眼晴明:“很好,托晴明的福,红叶现在天天都在念叨他的名字。”

“……酒吞童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从未记得自己见过红叶这个人。”晴明疑惑地问。

酒吞冷哼一声,烦闷地把酒壶中的酒洒在地上:“你是不知道你把红叶害到了什么地步。" 

正说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枫叶林深处传来,身着红色嫁衣的红叶一路小跑过来,见到晴明后,脸上的喜悦之情更是无法抑制,冲过来本想给他一个拥抱,却被他灵巧躲过。

“晴明大人,你果然是来看望红叶的呢。红叶可是遵照着你的嘱咐,每天都在好好吃东西呢。怎么样,我是不是变漂亮了,晴明大人也要给红叶一个拥抱表彰人家嘛。”红叶不满地撒娇道。

“遵照……我的嘱咐吗?”晴明有些惊讶。

酒吞插话道,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没错,就是因为你,红叶才会堕为鬼女的。”

“酒吞,休得对晴明大人无礼!”红叶再次不满地瞪了一眼酒吞,“晴明大人还真是深藏不露,红叶也很难看透呢。还是说,你认为红叶变弱了,不喜欢红叶了?”

感受到主人情绪的变化,枫叶林的枫叶发出的摩擦声音更大了,比起之前的欢乐,更多了种阴森森的氛围。

“晴明大人,这个技能叫做红叶之舞,要小心了。多亏了当时你的帮助,我才得到了叶林妖力的继承,还没有好好感谢你呢。”

晴明手中飞快结印,一个巨大的屏障笼罩了众人,抵挡住这次的攻击。

红叶见攻击完全不起作用,也就收起了妖力波动,很无奈地摊了摊手:“哎呀哎呀,还是打不过晴明大人呢。不过,如果我吃掉你身后的那个女孩,你应该不会生气吧。”

晴明身后的女孩,自然就是神乐了。

晴明几乎是下意识地将神乐揽到自己身后:“你敢!”

“晴明大人生气了呢。不过,晴明大人身边只要有红叶就行了,那个女孩,就由我来撕碎吃掉吧。”

晴明深吸一口气,双手在胸前飞快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祓除污秽,清涤不净,急急如玉——”

“晴明大人是想把红叶封印吗?”红叶轻声问。

几乎是同时,酒吞暴跳如雷地蹦了起来:“晴明!你又想对红叶做什么!”

晴明深吸口气:“至少不能再让她去害人了。”

8

晴明大人,你知道吗,这件嫁衣,是红叶自己缝制的呢……

红叶一直在等一个人,能够摘下我的红盖的人,然后我们在这红叶林中,永远不会分开……

红叶等到了那个人,只可惜……

只可惜,晴明大人的眼中,从来不会有我。

9

红叶被困在结界中,感到身形越来越虚弱,难以凝聚住力量,便挥手叫来了小白:“喂,那边那只狗,那天在晴明身边的女孩究竟是什么身份?”

“小白不是狗,是狐狸哦,”小白不满地说,“那位是神乐大人啦,是一位很厉害的异能者,和晴明大人很配的啦。”

“……是这样么。那你能不能帮我给晴明大人带个话,就说,红叶一直在等他。”红叶看着远方的夕阳,叹了口气。

小白想了想,点了点头,迎着夕阳跑远了。

“红叶丑陋的样子,还是不想让他看到呢……”

虽然他的视线从未落在自己身上。

没有了妖力的维持,红叶的身体渐渐干枯,火红的血焰从她的身上燃烧,染红了满地枫叶。

再见了,晴明大人。

10

阴界,黑晴明也感到了来自枫叶林的异变。

素来荒芜的阴界,在受到了红叶妖力的滋润,一直干枯的枫树也发芽吐绿,长出了火红的枫叶。

阴界自是无法拥有火红的枫叶,黑晴明也没怎么在意,只道是红叶为逗自己开心搞的小把戏。但当他摘下枫叶时,方才发现,这些枫叶本是绿色,上面覆盖的红色,是鲜血所染。

联想到她和自己定下的枫叶红时相见的约定,他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这就是你的执念吗,红叶?”

————END————


评论
热度 ( 1 )

© 伞下雨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