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雨中

圈名:韩随安//码字的,偶尔出个cos//奇怪cp专业户//主混全职/vc/宝石之国/原耽/百合

【伞修】我的一个神枪朋友(上)

*原著向。有私设。开学前证明自己活着。见tag估计会搞成系列

*灵感:《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等我返校回来填坑

 

我的一个神枪朋友

0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1

人们都说,叶修的荣耀生涯是无憾的。先是率领嘉世创造三连冠奇迹,然后凭一己之力撑起草根战队兴欣并夺冠,再次退役后也不闲着,以荣耀世邀赛中国队领队的身份拿了个冠军回来,惹得不少人一阵羡慕。

回家后叶老爷子照例没有给叶修什么好脸色看,只嘱咐他一句“好好帮叶秋打下手”,就再也没露面,估计也是不想被这不肖的大儿子气出个好歹。

叶修和叶秋这两兄弟虽老大不小了,但凑在一起还是让人不得安宁,一天天“混账哥哥”“笨蛋弟弟”地乱叫,搅得全家鸡飞狗跳。叶修虽离家出走了这么多年,倒也聪明,只在叶秋身边跟了不到一年,就形成了自己的人脉网,到了年关业绩隐隐间竟有超过叶秋之势。第二年临近某个法定假日,连叶老爷子都破例仁慈地给叶修放了假。

借着这短暂的假期,叶修订好了机票,便招呼自家弟弟帮自己收拾行李,自己则悠哉游哉地坐在电脑前玩游戏。

叶秋都要哭了。合着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的工作成果,到最后连个假期都没有,还要给某个罪魁祸首收拾行李。又想到自己去找老爷子说理时,自家父亲两眼一瞪,对自己劈头盖脸一顿骂,“人家叶修是世界冠军,那叫为国争光,你还能干什么”,并被迫帮哥哥收拾行李,心里愈加不平衡。

他抬头,视线正好落在茶几上的车票上,眼睛一亮:“哟,去h市啊?”

叶修头也没抬:“嗯,去看望朋友。”

叶秋吐槽:“清明节去看望朋友?你怕不是要去地府看望吧。”

出人意料的是,叶修并没有反驳,手上操作不停,不一会儿,竞技场页面上显示出两个金灿灿的大字:荣耀!

叶秋悻悻闭嘴,只当是对方没听到。

这样想着,他有些暴力地拉开行李箱,把叶修的衣物团成球,孩子气地扔了进去。行李箱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至少论年龄比叶家兄弟只大不小,有些地方已经掉漆,叶秋却并没有怜香惜玉,生怕这箱子不散架似的。

没办法,谁叫十年前他用这箱子收拾行李费尽心机准备离家出走,却被哥哥抢了先呢!

他在箱子里左翻右翻,终于在底部的夹层中有所收获。

那是一张有些泛黄的旧照片,主人显然对其十分爱惜,一直携带在身边。照片上的少年们都很年轻,较小的女孩笑起来很好看,脸颊处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较大的男孩把手搭在妹妹肩上,很亲昵的样子;叶修看样子其实是不大情愿入镜的,脸上表情很是扭曲。

“哈哈哈笑死我的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啊哈哈哈,”叶秋狂笑不止,“你看看沐橙,什么时候都好看。还有那谁……”

他忽然停住笑,因为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关掉了电脑,走到了他身边。叶秋问:“对了,他是谁,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叶修接过照片,颇为怀念地用手抚平它,指尖在经过那人时略一停顿。照片上的男生面目柔和,脸上洋溢着温暖的微笑,宛如黑夜中的一道阳光。岁月的流逝从未在男生身上留下痕迹,蓦然回首,依然少年光景。

他想起,苏沐秋原本也是不大喜欢照相的。那天是沐橙的生日,三人买完蛋糕后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于是沐橙提议说,咱们去拍张全家福吧。

两人虽是不情不愿的,却也没拒绝。

于是这张照片成为了苏沐秋生前,三人的唯一一张合照。估计也是他除了证件照之外的唯一一张照片了。

长久的沉默。叶修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脸。

他说:“我的一个神枪朋友。”

2

叶修是被床头柜上的那只闹钟叫醒的。

闹钟是苏沐橙几天前又哭又闹时不得已买的,花的是现任账房先生苏沐秋的钱。当时三人随便逛着二手市场,有个摊位正好在买打折的二手钟表。苏沐橙凑过去看了看,一眼就相中了右手边那只款式很新的小闹钟。钟面是嫩粉色的,数字用的是可爱的幼圆体,指针小巧精致,正是女孩子会喜欢的款式。

彼时苏沐秋正在和电子店的老板为了一个读卡器讨价还价,被叶修强行拖了过去,看到价位牌时嘴角明显抽了抽。

他指了指价位牌,向叶修做了个询问的口型。叶修明白了他的意思,无奈地说:“沐橙喜欢。”

苏沐橙也看出了两位哥哥的窘迫,犹豫了一下,很懂事地开口:“要么……我们去别的摊子逛逛吧。”

叶修一看,得,这好像要坏事。

“女孩子要富养”,这一直都是苏沐秋的养妹准则,何况他一直和某人沉迷游戏事业养家糊口,本就对自己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心怀愧疚,平时苏沐橙有什么愿望都会尽量满足。

苏沐秋揉了揉太阳穴,认命般掏出钱包:“老板你看她这么喜欢能不能便宜点?我和你讲我妹妹这么可爱买你家闹钟都是在给你打广告呢,你不卖我们可去别人家了。还有你看你这闹钟也不是今年最新款了,又是二手的,支架处都开始掉漆了还卖这么贵……”

那一天叶修后知后觉了苏沐秋的隐藏技能——砍价,并因此受益,再也不用独自出门买东西了。以至于多年后叶修在超市遇见黄少天时,恍惚间看见了那人的影子。

一大早被一只闹钟吵醒,叶修很是郁闷地一记落花掌拍出,铃声戛然而止。他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那可怜的闹钟,它被调到了最大音量,被小主人很贴心地放到了他的耳边——往常它应是被放在苏沐橙的书桌上——显然又是苏家兄妹对自己的恶作剧。

屋内很安静,叶修看了眼表,快八点了,苏沐秋应该去送妹妹上学了。

他简单地洗漱后,看到了房门上贴的便条,字迹龙飞凤舞:“干净的衣服在晾衣架上;今早去菜市场,早饭等我买回来吃;别磨叽,赶紧起床,今天上午要去嘉世签合同的!”纸上显然是苏沐秋的笔迹,叶修甚至能凭此联想出他絮絮叨叨地抱怨自己一天天像丫鬟一样伺候叶大少爷,还费力不讨好,坐在书桌前抓着头发努力组织语言的样子。

叶修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这才是一个家应有的样子嘛。据说后来叶秋无意间听到自家哥哥离家出走后的这段经历,嫉妒到眼红。

门口传来钥匙插入锁孔的“咯吱”声,是苏沐秋回来了。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哼着小曲,提着大包小包进了门。

叶修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沐橙出嫁了?你这么高兴。”

苏沐秋丝毫没有被垃圾话呛到,笑盈盈地说:“今天有个早点摊新开业,第一锅油条半价。我拼死拼活才从大妈中抢到了几包。”

在心里暗自吐槽这是要吃多少顿油条,养尊处优的叶大少喝了口豆浆,用筷子勉为其难地挑起一根油条,但看见上面焦黑的一大块时嘴角明显抽了抽。

苏沐秋倒很坦然,安慰道:“那早点摊的厨子是新来的,第一锅炸糊了,姑且将就着点儿吧。吃一周油条实在是有些委屈你了,所以说你可以选择中午吃白菜炒油条或者是方便面汤泡油条……”

虽然叶修很怀疑这两种食物的可食性,但还是同意了。

九点半,两人出门,准时到达嘉世网吧。都是老客户了,吧台小妹很是热络地告诉他们老板在二楼等着呢。

网吧老板名为陶轩,是网游中嘉王朝工会的会长。他是一个很有前瞻性的人,听说《荣耀》要开职业联赛便开始着手组建战队,而眼光毒辣的他自然不会放过拉拢那两个技术一流、同样沉迷荣耀的少年入伙。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战斗法师和神枪手。两个在嘉王朝工会乃至第一区都鼎鼎大名的角色。

许多人都知道在游戏中他们是并肩作战的队友,却鲜有人知在现实中他们也是亲密无间的朋友。

那是陶轩第一次遇见两个少年。那是两张同样年轻的面孔,眼神明亮清澈。两人的手都很漂亮,叶修的手因长期保养而更精致,苏沐秋的手则因涉世打拼而显得指节分明而有力。

屏幕上,战法与神枪正在酣战。魔法与斗气在战矛上张牙舞爪,舞龙般的火舌自枪管中喷涌,两种不同的攻击方式在空中悍然碰撞!一叶之秋提矛再上,神枪手被近身没有丝毫慌乱,秋木苏转身格挡,走位一变再变,三步枪体术挡住了这一波攻击。

此时双方的大招都在冷却,遂在本就狭小的地图角落里用低阶技能对轰。陶轩只在旁边看了一小会,便有热血沸腾之感。

许是太过狭小的区域的确不太适合神枪手的发挥,秋木苏的一个微小失误被人抓住,一叶之秋却邪上挑,一记龙牙打出僵直,接着一套连技下去,秋木苏血槽清零,屏幕上出现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荣耀”。

看着苏沐秋郁闷到恨不得把键盘吃下去的样子,叶修也有些看不下去,安慰道:“没事,你自己不也说过吗,‘人生还有那么长’,你输给哥的机会还有很多。”本来好好的一句话,从叶修口中果然变成了嘲讽。

苏沐秋气得不轻,但奈何这话真没错。仔细回想了下某床头柜后面的笔记本,自己好像真没赢过几回,并且晚上回去又得在叶大少爷名字下面记上一笔,想想都来气。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伞下雨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