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雨中

圈名:韩随安//码字的,偶尔出个cos//奇怪cp专业户//主混全职/vc/宝石之国/原耽/百合

【all绫】宿怨-第一章(2)

*中v同人/现代豪门AU/私设多/有OOC/黑且病/雷点多/all绫向

*周更,cp主言绫,副cp有南北组、言战、红尘等

*感情波折

*事实证明言和的预言能力无比差劲

前文: 第一章(1)

不一会儿,店小二便端了一碗面上来,招呼道:“客官请慢用。”女人有礼貌地点了点头,便开始大快朵颐,也不怎么讲究礼教了。

女人吃完面,便悠闲地从包裹中掏出一封信,借着微弱的烛光,正打算好好看一下。那信封洁白如雪,质地是上好的荷兰飘金细纹纸,简约中透着无法掩盖的奢华。右下角处用工笔画法勾出两朵绽放的牡丹,一粉一绛,傲然怒放,俨然出自大家之笔。

乐正家的家徽,正是这牡丹花中的极品品种,二乔。同株花枝绽出异色双花,世间罕见。正是象征了乐正家历任为双生子,一含蓄一绚烂,一内一外,同握权力。

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嘴角微微上扬,似笑而非笑。

想不到自己竟是混得比当年某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还落魄,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她笑得有些得意忘形了。所以,纵使敏锐如她,也没有注意到阴影处某些人不怀好意的目光。

那些目光锋芒如刀割,有着如豺狼般的贪婪,在黑暗处隐隐闪着幽幽绿光。而视线的交点处,便是桌子上那份放得过于明目张胆的新建,和右下角处那两朵缤纷的牡丹。

别忘了,那可是商界第一的乐正家的邀请信。平常人看到那家徽,便会忌惮三分的。

双色牡丹即象征着权与力,这恐怕是B市人心知肚明的常识了。

那几人看见女人一袭落魄白袍,虽举止斯文却也不像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手下也没带什么仆人排场,便对此轻看了几分。且看她时不时咳嗽,也不说话,怕是有痨病在身的样子,当即放下了最后的顾忌。

几人对视了一眼,最终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上前,凶神恶煞地拍着桌子,试探地问:“喂,那边那小哑巴,你知道你桌子上的信是哪位大人的吗,就敢乱拿?”

女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那个哑巴”应该就是在指自己,虽然有些不爽,但也没有反驳,继续吃面。一来是她又累又饿实在不想操心什么别的事,二来是,人家说的是事实,自己的确没法说话……

话说如此,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这也难怪,被人指着骂残废嘛,何况自己的确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

本着“没进京都少惹事”的观点,女人继续沉默。

但世界上不乏看不懂脸色的无聊人士。一计不成,那几人中一个看起来油头滑脑的瘦削男人凑过来,装作亲热地搂住女人的肩,很是亲热地叫着:“哎哟这位美丽精致的白衣小娘子啊,过来陪陪哥哥们吧。你不是想进京吗,和你讲,我们在京城可是有人的,那个在政坛上混得风生水起的墨夫人就是我们老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一边说着,他还不忘瞟了几眼桌子上的信。

女人被他厚颜无耻的精神气到吐血,但依旧保持了极高的心理素质,喝了口汤压压惊。但信,绝对不给你看一眼。

不过刚才男子的话,倒让她陷入了沉思。投奔乐正家固然不错,有故人照应,有乐正家大小姐的欣赏,但终归是寄人篱下的生活。去找那位别人口中残忍世故的墨清弦墨家主,倒也不乏是个出路。

那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见那女子油盐不进,心道我和你好说好商量着不行,那我们可就真动刀子了。当即霍然起身,拔起身边的刀啊枪啊,对准女子。

那店小二从未见过这种架势,赶紧跑到柜台后面猫着了。

女子却镇定得很,从袖口处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静静伫立着,一道寒芒从她的眼中闪过。

她不是什么嗜杀的人,比如现在的情景,如果换成那人,恐怕早在那高大男子开始试探时就抽出衣摆下的双枪了。

静则矣,动则如雷霆万钧,一身白衣飘飘然如神女下凡。她眸深如水,但那水深处,必是极冷的。那人曾有些可惜地说过,虽是生了个好皮囊,可惜细看并无情。

于你无情无义。也罢,这双手,本就是用来杀人的。

刃起刃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那几人喉间多了一道不浅的血痕,如精美的艺术品。

她用手帕擦了擦刀刃,随手把一打现钞放在桌子上,就当是给店家的赔礼钱。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她竟把那封令无数人争抢,羡慕、嫉妒到眼红的信扔进了火炉。火焰缠缠绵绵地拥抱着这位新来的同伴,轻飘飘地。周围人无不倒吸了口凉气。

她带好斗笠,离开了。

那店小二慌忙冲到火炉前,在灰烬中不死心地翻找着,最终绝望地仅是拿到了信封的一片残骸。在火焰的焦灼下,那雪白的信封有些泛黄,但那一行娟秀的小字倒是看得真切。那人用的是不大常见的翡翠绿色彩墨,笔迹端庄秀丽,与女人有着七八分相近,但比她的字更有神韵。

纸上清楚地写道:致我同生共死的友人,战音lorra。

 

 

 

 

 

 

 

评论
热度 ( 6 )

© 伞下雨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