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下雨中

圈名:韩随安//码字的,偶尔出个cos//奇怪cp专业户//主混全职/vc/宝石之国/原耽/百合

【南北组/言绫】殊途

*cp南北组/言绫。有私设,暗杀世家大小姐绫/音乐学院高才生洛/护短高冷侍从言。无比草率。证明自己还活着。

*送给列表两个小可爱的生贺。

 那是圣诞节的前一天。街灯上装点着充满节日气氛的彩带,红底绿饰镶着金边。街上的积雪很厚,踏起来咯吱咯吱地响。几个调皮的孩子在街头踢着瓶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瓶盖在地上翻了几个个,最终停在了一双红色的皮靴前。

顺着皮靴向上看,是个裹着黑色棉夹层风衣的少女,大概十七八岁光景,面容精致,俨然大家闺秀的气派,但眼中却有一抹与年龄不相称的阴沉。

乐正绫愣了一下,孩子气地把瓶盖狠狠向前一踢。

“我说,你还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她扭头,不耐烦地说。

她身后那道如影随形的白色影子一滞,不多时,一个淡漠的声音传来:“保护小姐是我的责任。若是我贸然离开,你哥哥怪罪下来,也不方便明察。”

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白发白衣,身着一件白色皮袄,神情淡漠,仿佛与雪景融为一体。唯有一双薄荷绿色的眸子有些突兀,明若星辰,望及深处却是冷的,令人心寒。

“小姐?哼,你倒还知道个地位尊卑。”乐正绫冷哼一声。

但话不投机半步多,言和方松了口气,便觉得脖后一凉。不知何时乐正绫匕首的刀锋已经贴了上去,她只要一动便会在皮肤上留下划痕。但她倒很淡定,只是开口道:“小姐,闹够了没有?”

她赌乐正绫没有勇气去下这个手。事实也如她所愿。

半晌,乐正绫负气般把刀放下,头也不抬地往前走。

一抹胜利的微笑在她嘴角处绽放:“这才是我们通情达理的乐正小姐呢。走吧,我们回家。”

乐正绫并没有反驳。行至岔路口,她忽地停住,开口道:“那边左转二百米处有一家关东煮店,给我把每样丸子都来一份,要多加辣。”

言和这才想起,这条街又有一个称呼,是A市最大的美食一条街。她点了点头,还是有些担心:“小姐,外面这么冷,你还是回车里吧。”

乐正绫瞪了她一眼:“要你管!我就是爱看雪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怎么了?”

言和却也不和她争论,微笑着说:“那你一定要乖乖等我回来哦。”

随即,她放心地离开了,留下乐正绫一个人在那里愣神。

但很快乐正绫就恢复了常态,眨了眨眼睛,很是不满地向言和离去的方向唾了一口,为自己来之不易的自由感到欣喜,却也有些莫名的失落。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希望有人来陪伴。言和是足够了解她的人,而且以她的冷静,是不会做那些没有把握的事的。

乐正绫知道,她现在可以逃走,可以不留一言地离开,这样那些责任啊宿命啊都会统统与自己无关。乐正龙牙会很生气,言和会焦急地寻找,但她大可去天涯海角换个身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但她知道,自己做不到。

她活在这世上一天,便是乐正家的大小姐,仆人们对她毕恭毕敬,世人们对她的名字闻风丧胆。但她唯独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顺着这条路往前看是学校,那是以音乐教学闻名国内外的艺术学院。她曾经在那里就读,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流畅地在黑白交错的琴键上优雅跳跃,高亢而空灵的歌声响彻云霄。她有一副好嗓子和极高的乐感,老师们都说她是音乐方面的天才,是下一个莫扎特和贝多芬。

她也有一群由衷喜爱她的同学们,她是万众簇拥的光芒。但一切都被十八岁那年的成人礼打破了。她推开门,本想再次撒娇地叫那个男人一声“哥哥”,却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乐正龙牙从未用那样冰冷的眼神去看自己的妹妹,但他实在是在那种情况下无法选择。

他说:“阿绫,你出去。”

紧接着,一道修长如鬼魅般的白色身影挡在自己面前,匕首冰冷的刀刃直指自己喉间。那女子本是站在龙牙身边,显然是乐正家下人的身份,但乐正绫在乐正集团待了十八年,却从未见过这样一位凛冽如刀鞘般的女子。那便是她和言和的第一次相遇。

后者很是困惑地打量了她一眼,问:“你是谁?”

乐正龙牙很无奈地答道:“我妹妹。”

话一出口,她便听到黑暗处传来第四个人的轻笑声。那是位很年轻的少妇,身着黑裙,有着一头漂亮的紫色卷发,刚才不知为何自己竟未注意到。

她停住笑,讥讽地开口:“我说呢,也亏你把大小姐藏了这么多年。”

乐正绫当时年少,并不懂墨清弦话里有话的意思,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哥哥的脸色越来越黑。

她只知,第二天,她便被人通知说不用去上学了。

从此,那双本在琴弦上跳跃的双手握住刀尖,开始了在死亡和鲜血上的另一种舞蹈。

远处传来一阵桂花的香气,她使劲嗅了嗅,定了定神。她想到自己第一次来美食街,都要怪自己那个不遵守校规校纪沉迷美食的室友。

那姑娘叫洛天依,比她小了两届,唱歌方面蛮有天赋的,也没有晚辈的羞涩,很早就和学校里的前辈们混熟了。

但这姑娘除了声乐有一个爱好,就是吃。

于是某天声乐课下课,洛天依就把乐正绫拖了出去,去美食街买了好几份桂花糕,就是这个味道,清香中带着一丝甜蜜。当时自己也深受学校食堂残害,果断和她养成了翘课吃外卖的习惯。这姑娘不知为何对拐角处那家小笼包店情有独钟,每次路过都要来上一屉。

乐正绫每次都很无奈地表示再吃你就要胖成猪了,洛天依则愉快地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但她自己最喜欢的还是两人第一次去吃的那家桂花糕。

那天下雨,洛天依把雨伞匆匆忙忙地扔给乐正绫,就冲上前去抢第一锅出炉的桂花糕,为此摔在了台阶上。最后俩人和着泥吃着桂花糕,虽是狼狈,但都笑得很开心。

可那个人不在了。

她也就忽然不爱吃了。

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呼喊:“阿绫!”

她抬头,正好看到公交车上站着的洛天依。此时正是红灯,她打开窗,冲着昔日的友人呼喊。

乐正绫忽然想到,洛天依也该毕业了,此次回校应该是为了参加毕业典礼吧。

她那么努力,想必最终定是拿到了那个国家级合唱团的名额。真好。

她想着,嘴角上扬。

绿灯亮了,那人有些滑稽地张大嘴巴,似是想再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来得及。

其实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从她们分别的那天起。

她想,自己是多么自私的一个人啊,怎么会奢望有人回应这份爱意?

她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越来越开怀,竟笑岔了气。

“小姐,我们该走了。”清冷的声音响起,是言和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份关东煮。

乐正绫忽然有些暴躁,大步向前走去:“言和,我们回去吧,回到我们本该回去的地方去。”

她坐上车,立即有一股温暖的气浪包裹了她。

但内心深处,依旧如寒霜般冰冷。黑色的轿车掉头,沿着与公交车相反的方向驶去,如一道闪电。

终是殊途。

评论
热度 ( 24 )

© 伞下雨中 | Powered by LOFTER